365体育投注 365.tv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在线服务>他山之石

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学前教育工作

作者:宣言采编发表日期:2019-04-11 11:38:00

 来源:江苏人大网

学前教育关系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是党和政府为老百姓办实事的重大民生工程。办好学前教育,实现幼有所育,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近日,福建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对福建省学前教育工作情况进行了专题询问。 

数据显示,2017年,福建全省幼儿园共有8041所,其中公办幼儿园2441所。自2011年起,福建省委、省政府连续8年将公办园建设列入为民办实事项目,全省各级财政已累计投入资金75亿元以上,新建、改扩建公办幼儿园1800多所,改造提升薄弱园700多所,新建公办幼儿园学位近30万个,学前教育资源不足问题得到很大缓解。 

与此同时,由于基础薄弱,加上学前教育生源增长较快,福建每年扩充的公办园学位基本都被当年新增生源所抵消,公办、民办幼儿园结构比例不合理问题未能扭转,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仅有70%左右,与上海、江苏等东部省市差距还较大。 

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洪芹介绍说,省人大常委会以联组会议形式就学前教育工作开展专题询问,是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重要举措和实际行动,目的是依法履行监督职责,督促省政府及有关部门改进工作,加快推进福建省构建以普惠性幼儿园为主体,公办民办并举的多形式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让全省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切实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新时代学前教育。 

如何提高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 

“请问有关部门下一步采取哪些具体措施加快公办园建设,提供广覆盖、保基本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请问各有关部门将采取哪些措施积极扶持民办园提供普惠性服务,确保2020年实现我省普惠园覆盖率85%的目标?” 

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的多少,是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关键。针对这一民众关切的热点,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李笃妙和林辉相继抛出问题。 

福建省教育厅厅长林和平回答说,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包括公办园资源和普惠性民办园资源。在扩大公办学前教育资源方面,福建省教育厅一直坚持就近入园、方便群众的原则,统筹现有城乡幼儿园布点状况,办好乡镇公办中心园、乡村中小学附设幼儿园、村办园和保教点,健全县乡村三级学前教育公共服务网络。 

同时,通过项目带动新建一批、小区配套配建一批、闲置资源改建一批的措施,福建教育部门持续推进公办园的建设。此外,鼓励支持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街道(乡镇)、集体组织,特别是普通高校举办公办幼儿园,为社会提供普惠性服务。 

福建省发改委主任张灿民介绍说,去年8月,福建省委十届三次全会明确提出,到2020年,福建全省每年新建一批公办幼儿园。省发改委将配合有关部门加强规划引领,加大资金支持,加快项目实施,每年扶持各地新开工建设一批公办园,实现到2020年公办性质幼儿园在园幼儿的比例达到50%。 

在扩大民办普惠性资源方面,林和平回应道,福建省教育厅将在继续加快公办园建设的同时,重点督促和指导各地落实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管理和扶持措施,强化责任体系、落实优惠政策、加大财政扶持、支持队伍建设,以吸引更多民办园提供普惠性服务,扩大普惠性资源供给。 

福建省财政厅副厅长杨隽介绍说,财政部门将根据地方财力状况,对不同类型幼儿园采取购买服务、政府补贴、基金奖励等相应方式,加大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扶持,帮助普惠性民办园进一步改善办学条件,提升办园水平和保教质量。 

如何提高幼儿教师队伍水平 

学前教育的质量高低与否,幼儿教师的素质是关键。根据福建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调研报告反映,福建省幼儿教师队伍整体数量偏少,持证率偏低,公办园教师持证率为97%,民办园只有52%。 

“根据国家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要求,‘到2020年,基本实现幼儿园教师全员持证上岗’,有关部门在加强幼儿教师队伍建设上有哪些考虑和对策措施?”针对这一短板,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朱华直截了当提出问题。 

“从整体来说,解决教师不足问题还是要靠高等教育院校。”林和平回答说,福建省教育厅将加大学前教育师范生培养力度,通过逐步扩大学前教育专业招生规模,适当扩大学前教育免费师范生培养规模的方式,吸引优秀学生报考学前教育专业。 

除了加大幼师资源培养的主渠道以外,福建省教育部门还积极拓展辅助渠道,引导非学前教育专业的大专以上毕业生考取教师资格证,引导农村小学富余教师转岗从事学前教育。 

福建省人社厅副厅长吴小颖则称,将在深化幼师职称制度改革、提高幼儿教师薪资待遇、积极搭建公开招聘平台上下功夫,提高幼儿教师队伍职业吸引力,指导支持用人单位通过公开招聘充实幼师人才队伍。 

如何调控监管幼儿园收费 

近年来,幼儿园的收费问题时常被大家拿出来讨论。从福建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委的调研情况看,一方面是公办园收费标准长期偏低,难以满足日常正常运作和发展的需要。另一方面是部分民办园收费偏高,存在入园贵的问题。 

福建省人大代表、南安市霞美镇鼎呱呱幼儿园园长黄云云就此提出疑问:“福建省在公办园收费和动态调整方面是如何考虑和安排的,对收费过高的民办园又是如何进行调控和监管的?” 

回答前,张灿民首先感谢了来自基层一线的人大代表的关注。他介绍说,对公办幼儿园的收费情况,省发改委实行分级管理和动态调整。“主要是考虑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办园成本、财政拨款、办学质量以及居民承受能力等因素,由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在办园成本监审基础上,区分省级示范园、市级示范园、县级示范园、普通园不同的级别和经费来源类别,调整相应收费标准报当地人民政府批准后执行,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动态调整。” 

而关于民办幼儿园收费高的问题,张灿民说,在加强收费监管的同时,还少不了临时干预措施。对办园成本没有明显变化,频繁提高收费标准,造成收费标准过高的民办幼儿园,价格主管部门将采取收费提醒、约谈告诫或成本调查等方式进行监管。 

“关于幼儿园收费监管工作,我们主要通过落实收费公示,严处违法收费行为,依法依职权对学前教育价费政策执行实施有效监管。”福建省市场监管局局长黄培惠回答道。 

如何防控幼儿园安全风险 

“在维护幼儿园周边治安环境、交通安全以及园内保健防疫、食品安全等方面,省公安厅、省卫健委、省市场监管局分别做了哪些工作?针对监督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将从哪些方面加以改进完善?” 

针对目前社会热切关注的幼儿园风险安全防控问题,福建省人大代表、福州建筑工程职业中专学校副校长杨冰展开了一连串的发问,被他点名的三个部门依次给出了详细解答。 

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杜清森介绍说,在幼儿园周边治安环境维护方面,公安机关重点推进内部防控网、周边巡防网以及综合整治网这“三张网”的建设,指导督促幼儿园严密内部的安全防控,在治安比较复杂的幼儿园及周边设置警务室、治安岗、护学岗,定期不定期会同有关部门开展幼儿园周边治安秩序清查整治,消除各类安全隐患。 

“这几年,幼儿园发生的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均呈‘双下降’趋势。”杜清森说,下一步,公安机关还将会同有关部门筑牢防护圈、严守管护区、净化社会面,着力在健全完善幼儿园风险防控体系建设上下功夫,同时在进一步维护好校园周边交通安全上下大力气,严防发生涉及到幼儿园的交通事故。 

关于幼儿园的保健防疫工作,福建省卫健委主任柳红回答说,由于托幼机构专职卫保人员少,培养孩子良好卫生习惯的教育任务很重。为此,卫健部门在掌握各个辖区内儿童保健情况数据的基础上,鼓励和帮助幼儿园去聘请医院儿科的离退休人员来承担儿童保健工作。同时对托幼机构的保健人员进行上岗培训,定期召开例会对幼儿园进行检查管理。 

而就幼儿园食品安全的监管问题,黄培惠也回答道,福建各级食品监管部门通过严格许可准入、落实主体责任、强化日常监管、创新监管方式等举措,严防严控严管幼儿园食品安全。 

“对取得办学主体资格并提供餐饮服务的幼儿园,严格按照《食品经营许可管理办法》《食品经营许可审查通则》等有关要求,对其开办的食堂实施食品经营许可。”黄培惠介绍说,目前,全省持证幼儿园食堂基本纳入食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管理,县级以上的公办园食堂基本实现“明厨亮灶”全覆盖。